写给二十五岁的自己

今天是自己25岁生日,和往年不一样的是,没有祝福和蛋糕,反而喜欢一个人平静如常,年龄越大,生日就像是一道越来越高的坎,每长一岁,就越不愿意踏过去,越是不情愿,就会摔得越惨,我还是老实自己抬脚吧。

很多鸡汤媒体喜欢把男人的25岁比作是快意青春,把女人的25岁比作是爱情和面包的分界线,对我而言,也许这是一个一无所有的年龄。
记得去年冬天,和一位长我10岁的导师聊天,他说人的一生无非就是5张牌:家庭、爱情、工作、学习、梦想,不同的人会在不同的年龄选择不同的出牌方式和出牌顺序,于是就形成了整个社会,有人按部就班,有人肆意豪赌,有人出单个,有人出对子,于是就构建了每个人的不同人生,在不同时期的成功与失败。

可是最要命的是,在没有胜负的标准人生游戏里,永远不知道这个牌局会有多久你才能赢,或者是赢在前面,还是最后来一个BIG winner,甚至连胜负的标准都没有。

20岁以前,喜欢看名人的传记,后面慢慢发掘,那也是成功学的一个变种,从此就一绝不再,所有的传记和成功学,宣扬的人生目标无非就是钱、权、名誉,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都觉得人生没有意义觉得最诗意的人生应该陶渊明似的归隐山林,现在逐渐明白,那时仅仅是年轻气盛自命清高而已。

以前,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自信,以为自己已经看清了这个世界,用自己所谓的价值观和人生哲学去理解这个世界,可是年纪越长,却又慢慢变得混沌和迷雾,突然越来越看不懂,于是拼命去找寻,涉猎各种古今书籍,却发现所有的理论的分支都是去往不同的蜿蜒小径,有的通往哲学,有的成为心理学,有的指向宗教和信仰,有的成了灵修和真我。

于是总算明白了这个世界为什么有各种各样奇怪的以前很难理解的现象,可能所有的人都在像我一样寻找什么东西吧,聪明一点的就成了哲学家,省事一点的就成了宗教狂热分子,无神论者就成了灵修者,现在的我,也许可能已经成了其中之一。

以前我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但是近几年慢慢接受了信仰,只是不知道自己会皈依到哪门哪派;年长很多的都信仰佛,看过聊过许多,佛教教人拿起、放下、爱、坚持、付出和包容,也见过许多年轻一点的信奉基督,教人信、望、爱。而道教倡导的清静无为,天人合一就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的了。

唯一知道的是,人只要有信仰才会有底线,才会有明辨生活的思想,才能做自己,至于是佛是道还是基督,都已不重要。

一年的时间,失去了3位自己最爱的人,才体会什么才叫真正的失去,于是学会不那么轻易的得到,才明白什么才是拿起和放下。

一年的时间,总是不够关心家人长辈和晚辈,慢慢发现有些牌,可能是我失手打错了。

一年的时间,我不是一个好的朋友,不主动不联系,也不常见面,不会轻易交心。

一年的时间,不是一个好的领导,总是以自己的标准和要求加之于你们,没能一起成长。

一年的时间,我不是一个好的自己,拼命安慰和寻找,却不能慰藉内心,有一些牌,真的还没有拿到。

其余,26岁再悟吧。

最后,用大卫•尼克斯的一段话安慰自己:你认为严酷、灰暗、沉闷才是生活的本色,同样也厌恨自己的工作、身处的地方,没有成就、没有钱都理所应当。你甚至在失落感和挫败感中寻求乐趣。失败和不开心对你而言更容易承受,你甚至苦中作乐。你对生活感到迷茫,没有方向,掌不住舵、划不动桨,不过不要紧,25岁就是这样。

抄5遍作为自己的生日礼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