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此艰难,我们就不要拆穿

p10061998
《天堂电影院》

不得不说,《一一》是我看过的台湾电影中最好的作品,没有之一。

杨鸿昌镜头下,一如台湾传统电影那种清新、温情,不仅是嗲声悦耳的台湾腔,更多的是平静中流露出的生活智慧。叙事平实,导演想表达的内容点到为止,不归纳,不总结,不定论,不教说,隐隐约约,含含蓄蓄,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观影体验,观众带入感极强。

同时故事人物线众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主旨线,儿童探索新知,青少年懵懂悸动,中年复杂困惑,老人暮年睿智;爱情、亲情、友情、社会、教育、商业,可以说每个情感元素单拉出来,都是一个值得探讨的人生课题。

电影开头以婚礼开始,以葬礼结束,不免让人嘘唏。

对人际及心理关系的描写最为独特微妙,如果不仔细揣摩,有时候会让人很摸不着头脑。

阿弟的前女友云云来阿弟和小燕的婚礼上闹,之后又在阿弟儿子满月时候不请自来,导致小燕的爆发,引发小燕和阿弟好友美国的冲突,最后导致阿弟在诸多不如意的时候开瓦斯自杀,其实云云才是最聪明的女人,牢牢绑定阿弟,只是用这种手段和方法,有点不道德。 还有莉莉、婷婷、胖子这个三角关系,核心的词是“利用”,婷婷和莉莉是邻居,婷婷帮胖子追莉莉,莉莉甩了胖子,跟一个兵哥好了;胖子转而和婷婷在一起;当莉莉发现自己的英语代课老师和到处留情的妈妈亲密关系之后,转而重新和胖子在一起,然后和英语老师发生关系,最后促成了胖子杀害那个英语老师,完成了复仇大计。

最后最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关系链中,是片中的男主人简南峻和他初恋情人阿瑞的那段关系,30年后再次聚首,追问往事,互诉衷肠,其实都想知道一个答案:你还爱我吗?在酒店里苦苦哀求说重新再来一次,最后一晚在关门的最后一刻,南峻终于说出了:“我从来没有爱过另外一个人。”可惜阿瑞还是离开了他。以至于最后南峻和老婆谈话说:“以为如果再活一次的话,也许有些事情不一样,结果,还是差不多,没什么不同。”这也许是导演的妥协,也是生活的妥协,人生没有回头之路,对么?(ps:阿瑞等到了她要的答案,为什么还要离开?一直疑惑不解)

终结这么多的人际关系和社会现象,其实导演想告诉观众的其实就是:人生是如此的复杂。

洋洋的天真独特导致他被学校女生欺负,也被教导主任取笑。

婷婷忘记丢垃圾而导致婆婆摔倒的内疚自责,对胖子突然的追求而欣喜却无法直面的昔日好友莉莉。 莉莉复杂的家庭关系,风流成性的老妈让她最后不得不借胖子成了间接的杀人凶手。 胖子对莉莉憨厚真挚的爱情是真的,而莉莉对胖子的感情却是假的。

阿弟先上传后买票不得不抛弃云云,娶了小燕,无法直面的失败最后自杀却未遂。 敏敏突然发觉重复的生活毫无意义,突然决定上山修行寻找不一样的人生,最后还是没寻到答案。 阿瑞悲惨的婚姻,30年来一直在等南峻,最后还是选择离开。 南峻看似沉稳、老实、有定力,周旋于复杂的家庭和商场中,却最终没达到真爱,也没找到能让自己快乐的梦想。

如此种种,可是最终导演的答案却是:事情真没有那么复杂。 电影开头就点明了,敏敏对云云说:事情没那么复杂嘛? 最后的结尾,敏敏对南峻说:这一大堆,真的是没有这么复杂。

歌手林宥嘉唱到:“人生是如此的艰难,而我们不要去拆穿”。

同样《天堂电影院》艾弗特却告诉多多,生活和电影不一样,生活难多了。

而导演杨鸿昌却告诉我们:“人生没有如此的复杂,只是我们不需要去拆穿。” 也许,婆婆是对的,知道了太多,不需要去拆穿,就这么一直睡下去,一直到老了。

最后欣赏下洋洋在婆婆的葬礼上对婆婆讲的话:

“婆婆,不是我不想跟你讲话,只是我能跟你讲的,你一定老早就知道了,不然,你就不会每次都叫我‘听话’,就像他们都说你走了,你也没有告诉我你去了哪里,所以,我觉得,你一定是去了一个我们都知道的地方。 婆婆,我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所以,你知道我以后想做什么吗?我要去告诉别人他们不知道的事,给别人看他们看不到的东西,我想,这样一定天天都很好玩,说不定,有一天,我会发现,你到到底去了哪里,到时候,我可不可以跟大家讲,叫大家一起过来看你呢? 婆婆,我好想你,尤其是我看到那个还没有名字的小表弟,就会想起你常跟我们说你老了,我很想跟他说:我也觉得·····我老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