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5日,用手机完成于武汉至南昌的火车上

大学一晃四年,流水华年。

回首四季,自己在大学过得很丰满,挂过科,逃过课,做过弊也得过奖学金。

混过学生会也待过社团,调过学妹也侃过学弟,得到兄弟也收获了自己的爱情。

如今面临着就业压力,对于师大这样的三流学校来说(请原谅我这么说),一切都不是那么容易。

期间有很多机会可以走但我自认为我是一个坚定的人,自己心里不愿意的事情不会太强求自己去做,况且也不是到了那种没得选择无路可走的境地,我可以考研,但是仔细考虑和实践了一阵子,发现自己不适合也可能是没有那种很强烈的欲望,自己也没有强忍着风烛蝉年的勇气,便毅然决定放弃这条路。

当然我也可以选择考公务员,但是自己对公务员的职业实在崇拜不起来,就像小时候崇拜警察叔叔就励志长大当警察一样,甚至对公务员没有一点的好感,这有我的一种情愫这里就不变多说。就像微薄网友说的那样:我们恨贪官,又拚命报考公务员;我们骂垄断,又削减脑袋往高薪单位钻;我们讥讽不正之风,自己办事却忙找关系。

总之,我们愤怒,不是因为觉得不公平,而是觉得自己处在不公平中的不利位置,我们不是想消灭这种不公平,而是想让自己处在不公平中的有利位置。这种骨子里的自私,才是我们真正应该反思的~~。而且最近国内发生的各种“门”事件和重大事故,我不得不怀疑公务员的素质和能力,所以一点职业崇拜感都没有,上《非诚勿扰》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公务员,夜里走在路上更是不敢大声承认自己是公务员,再说更重要的一点,俺不是党员,个人思想也远不符合党和中央倡导的毛、邓、三。真的没有党员们这么伟大和统一。所以这条路也被自己堵死了。 说到这里有必要强调一下自己自己也在大学里当过一段“小公务员”,也就是前面所说的混过学生会,因为不喜欢那里的氛围,所以自己也主动请辞了,大学里面的学生会应该是代表着广大的学生群体的利益,可是绝大多数的学生会都成了团委学校统一学生思想、镇压学生的工具,为它所用了,【如@人大张鸣所说:大学的学生会,原本是应该维护学生利益的,但一直以来,不仅不维护学生,反而帮助学校和团委压迫控制学生,同时培养学生官僚,这样的机构,就是大学里的东厂。】于是在里面就形成了巴结老师领导,彼此勾心斗气的官场气息,开会说话更是空话、套话、屁话,作为一个学生我觉得不合适。

所以在自己体验过之后,离开了那个不喜欢的地方,这也算是为自己的未来之路做了一次勘测,在知道会被困之前逃了出来,也算是早中毒早发现、早污染早治理。不过话又说回来,在学生会的这段时间也认识了来自不同学院的朋友,他们无一例外的成为大学里面的至交。更重要的一点是在里面也收获了一份爱情。

当然,他们和我基本上是一类人。 所以留给我的路只有一条,那就是就业,不过看到过这么招聘公司,条件都让人汗颜摸不着头脑,动不动就要党员和六级,至今还想不明白为什么还要这些条件,国企要求党员大家心知肚明,外企要六级无可厚非,怪就怪在既不是国企又不是外企的要这些条件可难为我们这些群众(虽说自己是团员,但是还是倾向于说自己是个群众,因为没有任何政治立场,党员也不会鄙视我)了。

不过庆幸还有一些很有思想和觉悟的企业家@CaoniBird表达了以下观点:“昨天去央财招聘,拿回来一堆简历,现已按如下顺序精选:1、剔除所有党员,2、剔除所有学生会干部后,再从剩下的人中挑选。原因有三个:我不认为党员有独立思想,除非有证据表明为潜伏;第二,学生会干部是啥样,你我都清楚;第三,党员学生干部去国企公务员吧,给非党员干部机会” 。 (不得不使用这样高雅的词汇形容他们,因为这样的决定也不是一个党员能够想的出的,这不得不让我们这些群众大快人心,大呼皇上圣明!),当然你也可以理解为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行为。

最后祝:大家和自己成功!

11月25日,用手机word完成于武汉=>南昌的火车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