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师亦友&自卑的手

一、亦师亦友

今天跟帅兵和陈建老师在清华见了面吃了个饭,聊到以前在大学时期的过往以及以前同学在目前的生活工作,很多感触,其实有点宿命般的感觉,似乎在审判着每个人这毕业一年多以来的成败得失,有对未来的彩虹的憧憬,也有对现实残酷的妥协,琐琐碎碎,不一而足。

下午的时候和陈老师待了一个下午,一直以来都是对电商以及网络有着特殊的癖好,所以聊起来也特别的投缘,说了很多当今网 络的趋势和新事物,我感觉到一个“老者”在很极力地想迎合这个变化奇速的信息时代,在热切的眼光中我能感觉到那种醍醐灌顶,在激动不已的神情中我能看得到 那份渴望,对一个学术型的大学老师来说,这种紧随尤其地需要开阔的心胸和不懈的探寻。

其实很感谢陈老师的推心置腹,把他女儿的很多情况告知与我,并让我分析参谋,言语中透露出对女儿恋爱深深的担忧,并且给 我看了他女儿给他写的一份长信, 从信中我能感受到他们父女间的亲密和浓浓的爱,也让我接触到一位90后的思考和勇敢,女儿在追逐自我和个性的同时与父母的过分干预产生摩擦,得到的肯定是 父女矛盾的激化,进而产生所谓的“代沟”,解决的方法往往是父母的妥协而不是变本加厉的管束,这是我对陈老师的劝慰。

其实我一直主张的是子女野蛮式的成长,不阻止不干预不唠叨也是一种大度的爱,年轻的时候多碰几次壁多遇到几次挫折并且自 己很好的解决了,也未尝不是一种成长,走错了做个记号折回来继续上路,也是一种前进,只有经历了失败了伤心了,才能比较出个好坏,才能后知后觉知道自己想 要的是什么,这样的人生才是跌宕起伏精彩纷呈,一位的顺风顺水才回导致在今后的人生经不起一点风雨。

二、自卑的手

回来的路上,从上地坐13号线,被人群推上闷热的车厢之后,夹在人缝中间手里没有任何可以稳住身体的“救命稻草”,我努力寻找着头顶上的手握横杆, 游离间,一只大手吸引住我的目光,严格来说是一双粗糙的手,黝黑间透出线条凹凸分明,修剪整净的指甲隙缝里还清晰的围绕着“U”型的白色物质,我猜那肯定 是石灰或者是水泥,只有它们才能抵制住水的温柔顽毅地依附在不显眼的指尖,它们肯定是被这样一只厚重强健的大手所吸引。

在这只强壮的手面前,其实我完全没有勇气把我这双敲着键盘用着洗手液的白皙小手放在手扶杆里和他并排在一起,但是没办法,对于缺乏安全感的我来说, 必须抓住一个东西才不至于被随波逐流,我悻悻地把我的衣袖往下扯了一扯,试图掩盖住白净的有些刺眼的手背,缓慢的放在那只手旁边,我尽量移开自己的目光以 免泄露出我眼里深深的复杂的感情,但是敏捷的大手它主人很快发现了旁边出现了一个异类,我用眼睛的余光看到他看了看我的手,然后再看看他自己的手,然后目 光移到他面前的另一位伙伴面前,他们的眼睛里在交流着什么。

我把注意力转移到他那个同伴身上,宽大的衣服被支撑的凹凸起伏菱角分明,我猜那身体肯定健康有力,脸上偏黄但是健康的非常好看,粗大的毛孔似乎昭示 着汗液时刻可以从额头脸颊喷涌而出,我的目光不自觉的向下移动,突然瞳孔放大似乎发现了不寻常的东西,当神经接触到我大脑的那一刻,我才猛的反应过来,原 来是他下面“大门”很自然地敞开着,那是一条深蓝色的牛仔,而他完全没有察觉,也许他站着的伙伴和我想的一样,与其在众目睽睽之下提醒他,让大家都见证他 的尴尬,与其和我一起保守这个秘密,多好的哥们。

我收回目光,看着车窗外泛黄的秋叶一扫而过,我的思绪也像电影一样,一段一段一扫而过。

我在想,

也许,

如果我没有上大学,

可能和他们是很好的哥们。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